.祁彧灰.

先看首页置顶好吧
这里是熙 疯狂扩列:2549757283
可以随时来找我玩哦
文渣一个
沉迷与锤基/盾冬/贾妮/贱虫/德哈/福华/EC/00Q/Dylmas/汉康/马赛/巍澜/靖苏/陆花/忘羡/追凌/尊礼/伏八等众多CP无法自拔
主欧美圈 副的话就是魔道/全职
也会写点像是忘忧/幻忽/幻欧或者是其他什么的主播们的吧
其他也有喜欢的国内CP但是时间都比较久远了
欢迎安利 来者不拒
本命抖森 是只桑迷 偶尔吸茶
正在尽力的码字
会写很多同人因为我真的很爱他们
混游戏音乐生活游戏还有其他很多很多圈
偶尔也会写写书评或者是游戏长评之类的吧
会分享一点自己很喜欢的歌和图片 可能也会配点文?
大多时候是放飞自我的(笑)
希望可以交到更多朋友的

【忘忧】我眼中的忘忧

是一个补完视频之后的激情产物 不能算是甜饼之类的吧
还是错字病句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有我的脑洞也有实际的思考 轻喷真的轻喷
最近觉得自己进入一个谜之瓶颈期 让各位见笑了
欢迎来评论区讨论 我也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到位

忽悠
我觉得忽悠真的是一个情商智商都很高的人,他总是把自己有真实情感的那一面柔软的包裹起来,虽然他看上去软乎乎还有点傻(可能是真的有点傻),但是其实他什么都懂,只是脾气太好或者是人很温柔,或许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久了,如何保护自己都成了常态。但是总会有寂寞孤独的时候,所以在B站投稿直播我觉得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既有人可以陪他聊天,还不至于会特别了解他而发现他的弱点,所以有的时候忽悠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孤独感,真的很让人心疼。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两半,一半是忙碌自己,另一半是可爱的忽悠(也算是解放天性233)。至于在老王那里(我觉得老王真的是个神奇的存在)他确实是可以放松下来,把自己的真情实感交出去,和姬友交流她说觉得忽悠就像王爸爸养了很久的一只猫,这是个特别好的比喻,我真觉得忽悠像只奶猫一样。就像是我这两天一直在刷老王第一次返场的视频。开头是弹幕在刷忽悠凶凶怪,然后忽悠有点不高兴,老王很敏锐的察觉出忽悠那天不太对劲,一直在安慰他,就像哄自己猫猫一样。

其实我自己脑补了个小剧本就是:忽悠为了晚上可以和老王打吃鸡早睡,然后睡醒了之后,是那种外面灯火阑珊而家里漆黑一片,只有自己一个人那种孤独感加倍强烈的感觉,又想到自己亲人还远在国外,仿佛自己才是身处异乡的那个人,会不会在想起老王的时候能感受到一点温暖呢?(哪怕只是兄弟情)上播以后原来想像平时一样直播,但是却被凶凶怪的问题惹得很无奈,恰巧老王这只温柔怪就在自己身边,难免要软一点,更想要依靠他一点,或许也是因为老王和自己的妈妈同在加拿大,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吧。当然这只是我的脑洞,虽然我特别希望它会是真的。

记得我看过一个忽悠的剪辑,里面全都是他傻乎乎的笑,真的特别可爱,各种歪头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大晚上看的有点心酸,所有情绪一下子翻了出来,特别希望忽悠以后可以好好的走下去,也希望我可以陪着忽悠长久的走下去。从粉的角度我是真的喜欢忽悠,也心疼忽悠,希望他可以保护好身体。

老王(如果不喜欢废话请直接跳过第一段)
其实在码这些字之前我在给我列表里疯狂安利忘忧,我最先发出去的是忽悠的视频,他们给我的多数反应是“哇噻好甜好甜 老王声音好苏 我可以磕一下试试”然后我开始balabala给他们讲忘忧的一些梗,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半的下一句就是有照片吗?我心里其实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觉得凉了一下。因为当我把老王和忽悠的照片发出去的时候,他们都会,啊啊啊老王腿好长人真帅啊,我粉定了,这样的话。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不该卖安利发照片,因为我心里就觉得老王明明这么好的一个人,不去仔细的了解他,只是因为声音和长相就单纯的粉了,总觉得亏了自己对不起老王,不过或许这就是现代人的通病?

抛开这些不说,老王要更聪明(更gay?)双商要更高,他对忽悠我认为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他总是在顺从忽悠的意愿。
打国服可以啊 我开加速器就好
你是个主播吗?
我给你留了两罐饮料在地上
各个方面都看得出,他是真喜欢忽悠(从粉丝的角度上讲)因为他很幸运从粉丝变成小老婆还要到了微信和地址。试问如果当初忽悠像芋头姐姐一样直接把老王打死在地上,那今天我们是不是就没有忘忧可以磕了?我觉得不一定,我总感觉当时老王是蹲了忽悠好几天才好不容易排在一起。如果那次错过了 老王没准还能再制造出第二次“初遇”
他总是在试探,我觉得他无论怎么gay忽悠都是在试探,他在寻找一个度,这个度是在忽悠心甘情愿和自己互gay以及被自己gay得受不了甚至有点反感之间的。这就是为什么老王双商要更高一点的地方了。他特别关照忽悠的感觉,所以想尽自己可能多给他点关爱,没有一个特别合适的位置 不过幸好他后来变成了小老婆23333。要说在忘忧真正初遇之前,我觉得老王最能和忽悠有共通的一点就是“游子”一个是在国外,一个是在家乡,但都是那种没有家人的。我个人觉得离开亲人在外就是游子,换句话说,有亲人的地方就是家,他不拘泥于一个地方或者一个房子,更重要的是氛围(所以我希望忽悠能赶快和老王有家人的气氛谢谢2333)
我一直认为老王在接触到忽悠的时候应该是那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个男孩子gaygay的,但是很可爱,总想让人抱抱或者是吧唧一口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老王真的接触过gay,他才对于忽悠gay的行为没有那么在意甚至愿意陪他胡闹。他能很顺利的接上梗然后做到和忽悠有共同语言,或许真的是天注定吧。(第一次返场那么默契 我觉得这两人是不是之前有在一起打过2333)

忘记是在哪位太太的文里还是在弹幕见到过这句话了(原谅我是个老年人)同性之间会有一瞬间产生好感 ,但只是一瞬间(大概是这个意思我记不大清了)。我觉得从忽悠的视角来说gay人确实是一种乐趣,但是从老王视角来说,他表现的总像是心动了一样。他应该或是肯定明白那句话的道理,然后他抓住了那一丝丝好感 然后缓步的去扩大它。他不希望吓到忽悠,害怕他以后不再与自己联系,于是挂了一个神奇的微博置顶,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自己真的不是gay,同时以自己的方式去关心忽悠。
弹幕里都在猜测老王的性向,有说是双的,也有说就是gay的,也有gay达发动说老王真的不是gay的。我的意思呢...这个最好不要去评判毕竟是人家的私事,不过或许他以后真的可以弯给忽悠呢?(弯给忽悠不丢人啊王爸爸)还是那个问题 世界上真的存在我不是gay,我只是恰巧喜欢上了一个和我同性的人而已这种事吗?我认为有,起码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例子,所以两个直男互gay然后最后发现爱上彼此这种事是存在的,求求老天告诉我这是真的呜呜呜
最后就是老王的为人,这样的男孩子真的超爱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王给我的感觉总是,对别人很疏离但是很礼貌 是那种教养极好的男人,对家人还会热情一点,对亲近的人会很宠(请给我个机会让我当一下老王的妹妹或者女儿 雾)但是在忽悠这里真的是百分百的热情甚至有点热切的感觉,或许在真实生活中老王是一个高冷?比较稳重的一个人,但是他在忽悠面前表现的就是很真实,总感觉他那个时候活的像自己。而且他懂得拿捏分寸,所以我自己觉得是所有男嘉宾里最好之一了。
这么好的人,我希望王爸爸可以回国之后和忽悠做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偶尔发发糖也是可以的),毕竟忘忧是可以互补的啊,做朋友一定会很开心的。不管怎么说,人活着开心就是最重要的啊。

忘忧
这真的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来发现的最大的宝贝了 他们有爱的程度我的拙笔难以描述的更详尽了,所以希望大家今天七夕磕糖磕的愉快!
我很感谢可以与各位忘忧女孩男孩们相遇,也希望忘忧的友谊可以天长地久。再进一步或许没准有一天真的把友谊厮磨成爱情也说不定呢?我更偏爱多元世界和平行宇宙的说法,就是在遥遥无际的广阔宇宙里,一定会有因为老王或者忽悠谁多向前走一步然后产生的真正的忘忧世界,像太太们甜饼里的忘忧世界,他们不与任何世界叠合交加,是一个甜甜甜甜到爆炸的忘忧世界!!!

最后跪求王爸爸七夕返场啊呜呜呜!!!还有感谢各位观看!中间有单独成行的句子应该是返场里的台词吧应该没记错
王爸爸快返场啊啊啊啊啊!!!

【忘忧】渴肤症

今天爆字数了
而且写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还是OOC错字病句 真小学生文笔预警
渴肤症我实在找不到正常的发病情况了就拿自己写了
学究党求放过(可怜弱小又无助)

忽悠是一个长期生活在孤独寂寞中的人
倒不是说他没有人关心 平时工作的同事啊 住的近的邻居啊关心是肯定有的 但是都不了解他 和自己同在一个圈子里的幻平时也不能经常见面 毕竟都有工作比较忙 长时间对于爱的缺少使他患上了渴肤症

这是一种神奇的病症 它区别于其他的心理病症 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与人接触 肌肤触碰 一个拥抱或者是其他什么肢体接触 都可以缓解内心的焦躁

渴肤症通常是在忽悠忙完工作回家再直播完之后发作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先是一阵极强的孤独感袭来 呼吸急促 胸口仿佛有一个黑洞 要把所有东西都收进去一样 或许这个洞确实存在 不然为什么忽悠觉得自己越缩越小 对于肢体的操控感从胸口的位置逐渐陷落 四面八方的墙壁都在向他挤压过来 挣脱不开 之后紧随而来的就是渴肤症 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接触 似乎自己的意识已经游离出体外 渴望接触的身体本能取代平时的理智 忽悠把粗糙的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不断摩擦希望可以缓解一点痛苦 不过都是徒劳 他哆嗦着从被子中伸出自己的双臂 不停的在自己皮肤上掐着划着 因为痛感可以麻木一点对接触的渴望 与此同时 大滴大滴的眼泪会从眼眶中溢出来 但是忽悠感觉不到 此时此刻他所有仅存的意识都在跟孤独感和渴望接触的本能作斗争 他不断幻想着有一双粗糙的大手会在他皮肤上流连
颤抖着 哭喊着 焦虑着 在接近天明时忽悠才渐渐入睡

忽悠原本以为这辈子不会有人能帮他治好这该死的渴肤症了 直到辣个男人的出现 其实第一次听到老王的声音 忽悠就已经脑补出他的样子了 声控忽缠着老王打了一晚上吃鸡 最后下播的时候 忽悠迅速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等着渴肤症发作 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渴肤症迟迟没有到来 反而是让忽悠想着老王的声音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忽悠很惊讶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怕不是老王有神奇的魔法哦”忽悠暗自想到
鸽王破天荒的睡了一个星期好觉

之后忽悠逐渐发现有老王的陪伴自己的渴肤症逐渐减弱甚至是不再发作 以至于...
“你个狗贼你什么时候回国”忽悠奶凶奶凶的问到

之后的事情没什么好叙述的 老王顺利回国和忽悠面基 而且在一来一往中慢慢和忽悠建立起亲密的关系 甚至同居了

忽悠和老王没事就整天黏黏糊糊的腻在一起 逗逗猫啊 打打游戏啊 或者只是坐在一起什么都不干啊耳鬓厮磨的讲讲悄悄话之类的 日子过得绵长又甜蜜 只是老王并不知道忽悠是渴肤症这件事 一来忽悠觉得老王在自己身边自己觉得很安心而且渴肤症没有再发作过 二来他不想让老王误会自己和他在一起的目的还掺杂着其他成分 虽然这么说很幼稚

“宝贝 我最近需要出差一趟 大概三五天才能回来”老王冲着赖在床上不肯起的忽悠说到
“唔 那...那你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啊”床上的软毛一下子就炸了 有点紧张的回着话 老王笑笑只当他是离不开自己而已

老王走的第一晚忽悠还很正常 所以他也并没有很担心自己 可是到了第二晚 熟悉的孤独感卷土重来 忽悠一下子不知所措 和老王在一起过的安稳日子太久了 他竟忘记原来自己是怎么对抗渴肤症的了
不等渴望接触感觉来临 他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滚落 焦躁 无力 孤独 一瞬间瀑布般的冲来 忽悠脚下似乎踩的是软绵绵的云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回床上 泪水很快沾湿了床单 颤巍巍的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 拨通了老王的电话

“怎么了宝贝?想我啊?我很快就回去了”老王温柔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忽悠不敢出声 他害怕老王了解到自己的现状 只能一边忍住呜咽然后一边咬着被子摇头
“你没事吧?宝贝?忽悠?你怎么不说话了?”老王忽然意识到忽悠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立马警觉起来
“我..我没事”忽悠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之后不管老王焦急的问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奇怪?平时老王的声音都很管用的啊 难道是我最近变辣鸡了?忽悠在心里自嘲到
自己与老王仿佛就像是久行于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见到绿洲一样 所有坚强久了的人在碰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之后有人告诉他 你可以在我怀里哭泣 我懂你我了解你一样 忽悠觉得自己就要溺死在老王的温柔里 真的一步都离不开他 老王的离开让他觉得害怕 像是虚浮在云上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下去 于是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牵出了许久不出来作恶的渴肤症

粗重呼吸的热气喷到床单上 烘出一片暖意以及那个人身上的味道 忽悠抓住床单大口大口的呼吸 希望以此缓解 虽然有所减轻但终究是扬汤止沸不解根本 忽悠重新把自己裹作一团在颤抖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刺耳的门铃声吵醒了忽悠 之后是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忽悠在床上迷糊了一两秒 猛地想起会不会是老王回来了 他赶忙挣脱被子 不顾浑身汗湿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挡住了老王要进屋的路

“阿嚏!”忽悠打了喷嚏 济南最近降温了 他出了一身汗窗户又都开着 凉飕飕的小风一吹冻的人打哆嗦

“你昨天晚上怎么了?”虽然是平时老王惯用的温柔语调 但是声音却带着怒气
“啊?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先回来了”忽悠试图岔开话题
老王没接话 只是抓起忽悠被自己抓的通红的胳膊
定定的看着忽悠“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老王掌心的热度从手腕的位置传来 最先带起了火 随即便烧着了全身 想要接触的感觉在血液里狂欢 沸腾 似乎还有个声音在他耳边碎碎念到“你看你日思夜想的人就在你面前的 快抱上去啊 你不是渴望接触吗?你忘记你最开始寻找他的目的了吗?”忽悠甩甩头 想要驱赶这个声音 “既然你做不到那就我来替你吧 反正你也忍得难受”那声音消失了之后 忽悠看着自己的双手抱住老王的肩膀 脸颊靠近他坚实的胸膛“糟了”忽悠用最后的理智说了一句

而老王现在很懵逼 自己男朋友昨晚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却什么都不说 而且听起来很难受 自己扔下工作急忙打了个飞机赶回家 结果回来之后就看见忽悠满身抓痕 原本以为是有谁趁自己不在家欺负了忽悠 不过看忽悠现在的样子也不像是被什么人欺负了?难不成...他是太想要了?
如果忽悠知道老王现在的脑内活动绝对会一刀sa了这只狗贼

还不等老王想明白 忽悠就已经扯开了老王的衬衣扣子 露出大片麦色的肌肉 双手迫不及待的贴了上去 还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 像只猫一样 老王看这个架势心想先不管别的了 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然后就抱着忽悠干|了个爽

两个人都躺在床上懒懒的不愿动弹 只是忽悠还一直缠在老王身上 强迫老王搂着他摸着他的头
“现在你愿意给我解释一下了吗?”老万看着不断在自己掌心蹭着的忽悠明显僵了一下
“我...我有渴肤症”忽悠咬了咬嘴唇 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他原本以为老王会发火 但是谁知道老王听了他的坦白之后轻笑一声 将忽悠搂的更紧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慵懒的声音都蒙着一层笑意
“我我我我还不是怕你以为我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嘛!”炸了毛的忽悠分外可爱
“哈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个 你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离了我就不行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老王吻了吻忽悠头顶的发旋
“所以你以后一旦发作了就要立刻来找我”老王得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忽悠一瞬间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你这个狗贼!我一刀sa了你!”忽悠又害羞了

之后的日子里 渴肤症仿佛从来没有在忽悠身上出现过一样消失了 这让老王很伤心 他向忽悠诉苦所以得到了忽悠送给他的一个包 长在头顶上的那种

原本想送给妖妖来着...结果文笔太垃圾了
最后感谢各位观看!! 我先去自我检讨一下了...


【这是一条置顶 看起来好玩就弄一个】

谨慎关注谨慎关注 高中党要住校最近一段时间怕是更新不了了 我磕的CP太杂了 而且脑洞很多 还是个鸽王 放着坑不填的事情经常有...所以真的谨慎关注啊呜呜呜 还有就是关于我磕的CP 我都放简介里了好吧 重新列一遍太麻烦了 欢迎各位随时来安利 我几乎没有CP洁癖的 还有企鹅号我也放简介里了 疯狂扩列 欢迎来催更 只是平常没什么好玩的 而且还很话唠就是了

【忘忧】关于天气

我又来了 还是错字病句漏字求指出 OOC预警
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和小蓝手啊!请用评论砸死我
文风比较诡异哈 请别介意 我好爱忘忧啊啊啊

2.暴雨
自从济南进入雨季之后天几乎就没有放晴过 持续的阴雨天气总会让人心情不好 但是忽悠并不在乎这些 因为这毕竟给了他一个鸽掉健身的理由 可以宅在家里打打游戏睡睡觉(别多想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

但是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 忽悠今天起的很早 看见老王不在自己身边也没有大喊大叫的要老王陪自己起床或者是赖着他多睡一会 而是盯着窗外的雨发呆 要不是老王做完饭进门准备喊忽悠起床 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坐一上午甚至一整天

“宝宝?”老王试探的叫了一声 忽悠并没有理他
“宝宝你没事吧?”声音稍大了一点 带着点焦急 忽悠总算是接收到了老王声音 木讷的回过头 轻声回了一句没事 然后继续愣愣的发呆
“忽悠你身体不舒服吗?”老王爬上床从背后搂住忽悠 吻吻他的脖颈 一只手伸出去摸他的额头
“没发烧还好 头疼吗?或者还有哪儿不舒服?”老王调整姿势把忽悠整个人塞进自己怀里
忽悠摇了摇头显得无精打采 顺势将头靠在老王的颈窝里 不停嘟囔着什么 老王听不清只是温柔的应着声 温暖的手抚摸着忽悠的软毛

“老王...我做了个噩梦 我梦见你离开我了 回温哥华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还和当地的一个女人结了婚”说着说着忽悠闭上了眼睛 声音有些颤抖 许久 一颗泪珠从他的眼角滚落 像是窗外的暴雨一般 虽然只有一颗但是却蕴含了忽悠所有的委屈害怕和惊慌 像肆虐的雨滴在山沟某处 滑过丸叶桔梗①的花朵并带走它所有的情感 坠落深谷无处可寻

或许是因为太久都活在有老王的世界里 无忧无虑 他知道回头老王就在自己身边 不必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去寻找那个男人的踪迹 他总是安心的活着 用老王给他的爱来弥补自己十几年的孤独空缺 但是这个梦无限的接近真实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感受 只知道自己的心里仿佛开了个洞 空荡荡的透风 疼痛到麻木 难以呼吸 再加上阴雨天作怪
忽悠觉得自己现在格外难受

老王一瞬间就明白了忽悠在担心什么 他并没有选择去安慰忽悠 而是掐着忽悠的腰 让他坐在自己的八倍鸡|儿上 抬起他的腿放在自己腿上 让他的双脚踩在自己脚上 最后握住他冰凉的双手 认真缓慢的说道“忽悠你看啊 现在我整个世界都在我身上了 我哪也不会去的 好吗?我爱你”老王感到忽悠明显的颤了一下
你不会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不在乎阴雨天 因为加拿大的雪要更难耐一些
雪常常一下一整天 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雪封门 无法出行的日子里老王就打开电脑随便刷点什么 偶然的一次他看到忽悠的视频 笑着说这个男生怎么这么gay啊 还会炸毛 有点可爱啊 说着说着就一口气翻完了所有的视频 又去蹲忽悠直播 慢慢了解到了忽悠也是济南人 内心暗喜或许自己回去之后还能大街上碰到?

所谓初遇根本就不是偶然 是老王辛辛苦苦蹲了忽悠好几天才强行伪装成了偶遇 自此之后老王便一帆风顺的和忽悠的关系好了起来 加上了微信 用一瓶冰酒要到了忽悠的地址 但是有的时候老王也会咬牙切齿的感叹忽悠是真傻还是装傻 对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喜欢 他就一点都感觉不到 还不知忘忧女孩们聪明机智呢 真是傻fufu
自己费尽心思千辛万苦得来的怎么会轻易的放弃丢掉呢
“我要你一辈子”老王眼中分明这么写着

老王的手围在忽悠腰上一点点缩紧 可是忽悠却向后仰去把老王压在床上 然后在他身上翻过身 拔下老王的衣服 在他的肩头狠狠咬下一口 老王就这么受着 双手在忽悠的脊背上来回抚摸着 过了一会忽悠松开嘴 看着老王肩头上有些血丝的牙印 试探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就是给你盖个章子了 你是我的 谁都抢不走了”
忽悠用一种自以为很凶的口气冲老王叫到
“我本来就是你的 谁都抢不走”

广阔的平行宇宙中 一定会有成千上万对忽悠和老王像现在这样 躺在床上缠绵 相互索取温暖和爱意  唯一的不同或许就是窗外的天气 没有任何人可以分开他们 即使是彼此也不可以 他们太合适了 谁的缺口对方都有方法可以补上

窗外的雨停了 在那个牙印存在于这世上的一瞬间

①丸叶桔梗 花语是悲伤

最后还是感谢观看!!!

【忘忧】关于天气

小学生文笔不要嫌弃
也不能算是甜饼吧 顶多是个有感而发
关于天气的还想写点但是这篇一不小心就爆字数了
其他天气应该会补上的
此篇赠予 @BAEL 阿妖是个小可爱
忘记说了我的错字病句漏字会比较多 还请多包涵 希望各位有看到的就说出来我改掉它
最后请各位不要吝啬自己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啦
请用评论砸死我

1.晴天
清晨温暖的阳光穿过玻璃大片的散落在地上 升腾出一阵别样的暖意 柔和的光线在空气中变换着形状 细小的灰尘在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 周围的气氛皆是安静祥和

王狗贼倚在门框上 看着床上埋在一团被子里熟睡不醒的忽悠 轻笑出声 慢慢的走过去 坐在床边 伸手撩开遮在忽悠脸上的软毛 看着那人恬静的睡颜不由得整个人都柔了下来 温暖的大手抚在忽悠脸上 低下身在他微张的唇上落下一吻后 凑近耳朵一边吹气一边小声呼唤到
“宝宝?宝宝该起床了 你再不醒我就要打你屁股了?”嘴角满是收不住的笑
忽悠没睁眼 但是伸出手揽住老王的脖子将他放倒在床上 双腿缠了上去 奶音软软的嘟囔到“困...还不想起..再睡一会就一会”毛茸茸的头向身边人的颈窝蹭去
“可是今天天气很好啊 早起一会出去走走吧”老王揽住忽悠的腰 在腰窝处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 咬住了他有些泛红的耳尖
“唔嗯..你别..大早上的发什么情”忽悠皱着眉头揪起老王脖子上的一小块皮肤掐了一下
“嘶...你轻点”被掐的有点疼了 放开自己握住忽悠腰侧的手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啧留下个印子 小骗子下手还挺狠
但是他不计较这些 或者说他永远不会和忽悠计较这些 忽悠无论对他做什么他都可以接受 只要不离开他 他太爱忽悠了 爱到恨不得想要把这个人整个揉进自己身体里 做到真正的合二为一 所以他的眼里和声音里总是溢着过分的温柔 他愿意包容忽悠的一切
老王笑了 握住忽悠作恶的手 放在嘴边烙下极其虔诚的一个吻 用嘴唇描绘着忽悠掌心的纹路 湿漉漉的舌尖在生命线上来回舔舐 忽悠怕痒 浑身抖得像糠筛 睡意全无 不得已睁开眼睛对上老王的视线 热切而又狂野 恨不得在他身上看出一个独属于他老王的印记一样
他喜欢 虽然忽悠讨厌别人控制他自以为是的掌控他 但是面对老王 他却固执的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了过去 告诉他全部占有自己 喜欢的不行 好像是那种只要看着彼此久了就会有眼泪溢出来的那种喜欢

“我爱你忽悠”老王定定的看了蜷缩在自己怀里的人好久之后 道出这句话 坚定并且真挚
“啊?啊啊啊啊你个狗贼早上起来说这话干嘛啊啊啊我一刀杀了你!!哎呀我害羞啊啊”忽悠先是一愣 反应过来后连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企图遮盖一下自己羞红的脸颊 老王没给他这个机会 三两下剥开被子 用自己低音炮 一遍遍的问着忽悠“那你呢宝贝 嗯?”忽悠不停挣扎着 无奈却挣脱不了老王的怀抱 又重新缩了回去手指在老王胸口的位置画着圈圈
“我爱你忽悠 宝贝你呢?”又问了一遍
“我..我也爱你..啊啊啊啊害羞死了啊啊”薄脸皮的忽悠把自己整个人嵌进老王怀里
一边听着老王的苏笑一边感叹自己声控的没用总是抗拒不了老王的低音炮
宽阔的房间里安静了一会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一个抬头一个低头 交换了一个深吻笑了起来
“早安宝贝”老王到现在才说出这句话“今天天气真的很好 出去走走吧”
忽悠点点头 “那要你给我找衣服”奶声奶气的下达指令
“现在先不用找衣服 毕竟一会还要脱”老王的声音有点嘶哑 双手伸进忽悠的睡衣里“天气这么好不做太可惜了”
“啊啊啊你个狗贼天气好不好和做不做有什么关系啊啊啊 莫挨老子!!”

结果忽悠下午还是揉着腰和一脸满足的老王出门了

感谢观看QwQ!!!还是希望不要嫌弃辣鸡文笔

Become Human 平行世界

在逛B站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手书(懒得放连接了 AV号是24665718)从里面口型开始 顶部弹幕的蓝字太扎心了 所以我配着猴西的Gasoline写了一个小小的短篇 但是越写越长...
顺便用60皮了一下就很开心
导入了一点点平行世界的概念吧
然后就还是强烈OOC预警 文笔渣不喜勿喷
OK的话就开始吧 ↓ ↓ ↓

(广播)如果您对自己家里的仿生人有所疑虑的话 请将它送至各个城市的集中营站点 模控生命会将它们全部回收并一一重置以确保您的安全

机械的女声在空旷城市中不停回荡着 现在是全城戒严时期 巡街的警察们接到指令 要求击毙每一个在街道上行走的仿生人绝对不能留一个活口

“哼,活口?现在那种塑料垃圾都能被称为活的了?!”Gavin不屑的盯着上级刚刚发下来的任务要求 轻骂出声“我猜现在全警局就只有Hank那个老家伙还死心塌地的跟着那堆垃圾了 谁让他们是夫妻俩呢”周围的几个警察听到他这么说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耶利哥的船上
“或许我可以进到模控生命大楼里,那里还有几千个我们的同胞 我可以试着去转化他们让他们成为耶利哥的一员”connor正在和Markus商量着
“不行 connor人类会杀了你的 那样做太冒险了 再说我们现在人手够用 不必再费力气干这些了”Markus劝阻道
“不必担心我 模控生命的人信任我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我也是最佳人选 我也希望能为我们的解放尽一份力 让我去吧Markus”

耶利哥的众人见connor这么坚持也没了办法,只得答应他

connor没有通知Hank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去必然是九死一生 他也不希望牵连到他 所以他决定自己只身试险

一路上进行的很顺利 connor成功的干掉两个看着他的警卫 来到存放数千仿生人的仓库 不过正当他准备开始转化身边的一个仿生人的时候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嘿!connor停下你手中的动作 不然我就打爆这个老家伙的头”60机推着Hank从一群仿生人之中走出来
“我很抱歉connor 这个操|蛋的家伙和你长的太像了”Hank无奈的语气之中似乎还真有点抱歉的味道 让connor有点意外

听到对方的威胁 connor识相的放下与另一个仿生人交互的手 缓步凑近60和Hank
“Lieutenant Anderson 你还好吗?”connor用对白发警探的问候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
“喔喔喔 后退connor你的鬼点子还真不少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你忘了吗?”connor看着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仿生人指了指他自己的脑袋“我和你共享所有的信息 我有你上传的全部资料 所以你要是还想保护Lieutenant Anderson 我建议你乖乖跟我回去见阿曼达”

“connor!别管我  做你该做的”Hank瞪视着仍然一步步走进的connor 可是对方显然选择无视自己的警告 降低身子 伸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武器
“这是咱们之间的事 和Lieutenant没有关系 你放了他好吗 只要你放了他我就跟你回去”connor试图用自己所能表现出来最温和无害的表情看着那张镜子里的脸

“砰”一声枪响 Hank闭上了双眼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但随着长时间的寂静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瞳孔猛地剧烈收缩着 他倒情愿自己是个瞎子或者说刚刚自己被打死了

不远处蓝血四溅  Hank看见一节connor的胳膊飞了出去 掉在地上伴随着微弱的电流存在 不停抖动着 他的目光慢慢往回收着 看到一条跪在地上的腿 再往上是半弓的身子 RK800的制服被蓝色血迹污的厉害 头顶的LED灯...刺眼的红还在转动着 Hank长舒一口气 松开了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下摆

很久之后Hank一个人喝着酒怀念以前的旧时光 他猛然发现在自己多年警察生涯中被培养出来的冷静沉着只有两次被彻底的无助和惊慌击败过 一次是自己的儿子Cole出车祸 另一次就是他被60机紧紧勒在怀里 张开眼时以为connor已经死的时候 Hank自嘲的笑笑 是谁一开始说不喜欢仿生人 骂他是个塑料垃圾 又是谁在模控生命的仓库里抱着一个丢了胳膊的仿生人撕心裂肺的喊着

“看看你connor 为了你那可悲的所谓的自由 你都付出了什么代价啊 还记得那个被你害死的PL600型仿生人吗?你现在和他一样可悲!”得意60看着半跪着的connor嘲笑到

“成为人类?你想太多了 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如果这是一场梦 你甚至都不能渴望从梦中醒过来 况且这根本连梦都不是 你连醒的资格都没有!你以为你天真可爱有乖巧坐姿会抛wink就万事大吉了吗?对!真的拥有那些表情吗 connor?不你错了 你肯定见过仿生人是怎么被组装起来的吧?你肯定也知道那些负责什么面部表情 什么情感表达是怎么被编入程序的吧?那块用来投影的屏幕你了解的肯定不比我少吧?你有神经吗?你有的只是一大堆冰冷的处理器和电流 so既然你知道这些那为什么还要背叛我们背叛amanda背叛模控生命?connor我们没有自己的思想 所有的这些包括我的话 都是程序既定好的我们无法突破他们 所以...”connor清楚的看到60头上的LED灯变成黄色疯狂转动着
“What...?”

虽然被控制威胁很久了 但Hank毕竟是一个在职多年的训练有素的老警察 他趁着60机注意力全在connor身上的时候 他迅速出手将枪卸下 扭过身去 毫不迟疑的崩掉了60机的脑袋 看着它头顶上已经灭掉的LED灯 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去检查connor的伤势
“你还好吗connor 天啊 告诉我你没事快啊!”Hank满脸都写着焦急

但是connor已经彻底进入当机状态 他的LED灯变成红色有一下没一下的闪动着 他现在实在是听不进去Hank到底在说些什么因为他脑子里嗡嗡想的全是60说过的话

“如果这是一场梦 你甚至都不能渴望从梦中醒过来 况且这根本连梦都不是 你连醒的资格都没有!”
【You can't wake up, this is not a dream】
【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你以为你生活在梦境里?】

“你以为你真的拥有那些表情吗?那块用来投影的屏幕你了解的肯定不比我少吧”
【With your face all made up, living on a screen】
【你是一块毫无生机的机械,所有面部表情是虚拟的,显现在一块冰冷的屏幕上】

“我们没有自己的思想 所有的这些包括我的话 都是程序既定好的我们无法突破他们 我们不是人类”
【You're part of a machine, you are not a human being】
【你是冰冷的机器,你根本不属于人类】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 那我们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嘿!connor!”Hank见他长时间没有反应 头顶的灯灯又一直闪个不停 心里便有点紧张
“说话啊 该死的 connor!”白发警探显然是生气了 一个不重不轻的巴掌落在connor脸上 挨打的仿生人这才清醒过来

“Lieutenant Anderson 我...我很害怕 但是我不知道是为什么”connor怕冷似的缩成一团 Hank一时之间还理解不了到底是因为什么 只能是把他抱在怀里不停安抚着
“没事了孩子 都会好起来的”
“Lieutenant Anderson 我可能要和你说再见了...”

Hank的手原本正轻柔的抚摸着connor的背 听到这话后僵硬的停在那里
“你说什么?离开 你什么意思?”Hank一副要发怒的样子 海蓝色的眸子里掀起波涛巨浪“模控生命的人已经发现我了 我跑不了了 他们很快就要来回收我了”
“你和我是搭档 我他妈不可能留下你一个人等死 我带你冲出去的”
““Lieutenant Anderson 我很感谢你这么说 但是模控生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回收我们这些异常仿生人 你快走吧 免得到时候牵连到你”

眼前的电梯已经开始运作 不知道会带多少全副武装的人类下来 而connor已经开始准备和Hank永别

“再见了 Lieutenant Anderson”电梯一层层的降下来里面载满了武装戒备的人
“如果可以 希望能再和你一起共事”connor的眼角酸酸的 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正涌出眼眶
“我猜我大概要被重置了”Hank难以置信的摇着头看着怀里挣扎着要站起来的人
“谢谢你 Lieutenant 跟你在一起的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只有一只手摁着Hank的肩 connor动作并不流畅 精致的脸上扯出一个标准的职业假笑想要安慰对方 但是不太成功

就在connor说话的时候 一电梯的人已经降了下来 动作整齐的举起枪把枪口对准connor
“RK800-51号仿生人 我接到消息要求回收并重置你 请你配合你一点”
打头的队长声音冷冷道

“要永别了 我不在的时候 少喝酒少吃高热量的食物  和局里的同事处好关系 少生气 替我给sumo问好 ... ”connor现在想一股脑儿的把所有自己对于Hank的担心和提醒都倾泄出来 还有那句或轻或重的安抚“Lieutenant 枪口这东西是对准敌人而不是你自己的脑袋 Cole的事并不错在你...还有Hank”connor的声音顿了几秒  Hank心想这大概是connor第一次正式叫自己的名字
“我爱你” 声音飘渺的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以至于Hank在接收到的一瞬间就化为虚无 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答复

刺耳的枪声回荡在仓库里 蓝色的血液溅了Hank一脸 他甚至都没有时间思考 connor瘦弱的身体就摔在了地上 晶莹剔透的蓝色水面还倒映着connor没来得及完成的任务——Markus他们大概是等不到他回去了

被击中倒下的一瞬间connor意识到自己之前从未有如此接近过死亡 但是他并未觉得恐慌害怕 反而他觉得有一种别样的圆满 —— Hank是在乎自己的 这样的认知使RK800原型机接触地面时并不觉得冰冷无望 反而仿佛是自己坠入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片大海 深蓝幽邃的如同Hank的眼睛 让他安心的下沉飘转 直至那个世界的彼岸

模控生命的人还算良心 变相的把connor的尸体留给了Hank 而这时才反应过来的警探 就这么抱着LED灯已经熄灭的仿生人痛哭着 哀嚎着 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connor额头上的弹孔 似乎这么做就能让他醒过来一样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恢复精力的Hank抱着connor的尸体一步步的走回了家 把他埋在后院里 每到夕阳西下的时候 他会带着sumo坐在门口看着那个小小的石碑 嘴角挂着温暖又苦涩的笑 抚摸着狗狗
“sumo 你还记得他吗?他是connor对 就是那个烦人的仿生人...我知道他很烦人 所以我决定让他只能烦我一个人 他会在这里陪我很久 比你想象的还要久”
谁是Hank口中的你?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sumo不知道 只有他自己知道

仿生人革命胜利之后 Markus了解到了connor和Hank的事 于是就亲自登门拜访 询问Hank是否还要模控生命再派一个同样型号的connor来 并且会拥有connor的全部记忆 但是Hank拒绝了 在他心里真正的connor已经死了 他为仿生人的胜利做了贡献 但是他却在得到解放的那一天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带着不解的困惑 不能成人的遗憾离开了

但是或许在时空深处的某个地方 connor和Hank正幸福的享受着节假日的时光 他们会一起兜风 一起遛狗 做点真正情侣该做的事

你相信平行世界吗?有人说当你在自己的世界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 另一个你会选择截然不同的结果 所以 我们有理由相信 不管现在是好是坏 不管Hank内心有多么内疚懊悔 在茫茫宇宙中 总会有一个世界里的他们美满而完整的活着 生活着

END

最后小声BB:这篇有很多地方我写的很模糊 是为了不限制看的各位的想象力哈